申請實習證 兩公律師考核申請 網上投稿 《上海律師》
當前位置: 首頁 >> 業務研究 >> 業務研究會 >> 破產清算業務研究委員會 >> 案例評析

某海洋工程公司重整案

    日期:2019-04-22     作者:郝朝暉(北京市金杜律師事務所上海分所)

【案情簡介】

一、工商登記和主營業務情況

某海洋工程有限公司(下稱“SOE”)是一家主營業務為海洋工程船舶制造的有限責任公司,成立于20061117日,住所地為江蘇省啟東市。登記股東2家,分別是CH集團有限公司(下稱“CH集團”)和ZJ有限公司(下稱“ZJ集團”)。

SOE專注于海工船舶制造行業中的海工吊車、海工模塊、液貨系統等高端裝備制造,在國際市場享譽盛名。SOE專所在行業并非屬于應淘汰的落后產能,SOE專也不存在自身競爭力不足的情況。恰好相反,SOE專作為中國唯一設計和批量生產大型C型儲罐的企業,具有國際領先的C型罐的設計、工藝和批量制造能力,主編了2013年國家工信部頒布實施的《船用半冷半壓式液化氣儲罐》行業標準;進入國內船舶制造白名單,具備豐富的液船總包經驗和施工管理能力;具有國內領先液貨系統生產設計能力和建造安裝能力;具有國內領先的海洋油氣模塊的質量體系和建造能力,成功通過了道達爾對質量體系的認證和驗收,成為其在中國的第一家(國內共兩家)FPSO上部模塊及相關模塊合格供應商,在業內具有資質優勢、人才優勢及其管理及品牌優勢。

二、SOE陷入財務困境情況

2016年1月開始,CH集團逐步爆發財務危機。SOE由于過往為CH集團提供超過8億元擔保而承擔連帶責任,銀行賬戶、資產被查封,日常經營無法繼續。

2016年61日,ZJ集團公告終止履行收購SOE的股權協議,停止財務資助。此后,眾多債權人對SOE提起訴訟、查封經營資產。在進入破產程序前,SOE正在進行中的訴訟多達40余起,20多起案件當事人申請法院查封了SOE的銀行賬戶和資產。SOE不得不因此宣布停產。

三、破產程序受理情況

債權人向啟東市人民法院(下稱“法院”)提出破產清算申請,要求對SOE進行破產清算。法院經審查后認為:SOE已經陷入經營困境,不能清償到期債務,且明顯缺乏清償能力,遂于201685日裁定受理SOE破產清算一案,并于同日指定SOE破產清算組擔任太平洋海工管理人(下稱“管理人”或“我們”)。

【破產重整大事記】

時間

大事記

201685

法院裁定受理SOE破產清算,并指定SOE破產清算組為SOE管理人

2016810

法院復函同意SOE繼續營業

2016108日前

管理人發出繼續履行雙方均未履行完畢合同的通知書

20161111

法院裁定對SOE進行重整

20161117

法院準許SOE在管理人的監督下自行管理財產和營業事務

 

20161119

召開第一次債權人會議

2016128

管理人第一次發布重整投資人招募公告

2017324

管理人第二次發布重整投資人招募公告

2017428

審計機構出具正式審計報告

2017428

管理人第三次發布重整投資人招募公告

201759

法院裁定重整計劃草案提交時間延長至2017810

2017526

評估機構出具正式評估報告

2017630

償債能力分析機構出具正式償債能力分析報告

201773

債務人提交重整計劃草案

201774

發布第二次債權人會議召開通知書

2017722

召開第二次債權人會議

201784

在法院的監督與啟東市公證處的見證下,現場開票并統計重整計劃草案的表決結果。經統計,第二次債權人會議各債權組及出資人組均表決通過重整計劃草案。

201784

債務人提請法院裁定批準重整計劃

201784

法院裁定批準重整計劃,終止重整程序

【案件難度】

一、生產經營性企業重整案工作量極大

SOE在進入破產程序時尚有18條在手船舶訂單項目、2個模塊項目和1個海工項目。進入程序后,管理人向法院申請繼續履行其中的3條船舶訂單及所有模塊和海工項目。

繼續經營的生產經營項目每天面臨采購、報關、付款等諸多事項。為保障全體債權人利益,在法院的指示下,管理人接管了公司印章、證照,并制定專門印章、證照使用制度,監管印章的使用和生產資金的進出,確保資金安全。

多名律師從事太平洋海工重整工作,建立了例會和專項會議制度,在一年整的破產程序內召開了數十次工作例會,召開了幾十次的現場辦公會和專項問題協調會,在辦理SOE重整案件中承擔了巨大的工作量和工作強度。在債權申報受理階段集中通知已知債權人、在債權申報期限內為方便債權人實施晚間申報和周末申報、在第一次債權人會議前后集中審查全部債權、參與清理SOE數百份待繼續履行合同。

二、SOE重整案事實和法律關系異常復雜

SOE重整案涉及的事實和法律關系異常復雜,既具有生產經營企業重整案中存在的普遍問題,又存在一般企業重整案中不存在的特殊問題。如涉及船舶所有權與讓與擔保認定、境外仲裁、境外船東棄船等,均直接影響重整工作全局。SOE重整程序內,嚴格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下稱“《企業破產法》”)、相關司法解釋等開展工作,對于重整工作中的重要問題和疑難問題進行研究和論證。對重整工作事項進行調查和初步分析,提交管理人會議討論作出決策。對于重整工作中的重要事項,如大額費用的支出、相關合同的簽署和履行、訴訟案件應對策略的確定、重要財產處置的程序等,積極請示法院。

三、SOE重整案不穩定因素多

SOE重整案涉及的不穩定因素包括廣大職工社保欠繳問題、中小供應商要求提前清償問題、海關巨額稅款債權問題、勞務工欠薪問題等。代理律師以保障債權人利益為核心,以遵循法律規定、接受人民法院和債權人監督為原則,一方面嚴格依法開展重整程序,一方面大膽突破不利因素的束縛,勇于承擔風險和責任,為順利通過和執行重整計劃奠定了基礎。

四、債務人管理模式下公司治理結構的特殊問題

《企業破產法》僅規定了債務人作為繼續營業機構、重整計劃草案制定主體和重整計劃執行主體,并沒有進一步對債務人的公司治理進行界定,股東會、董事會是否能繼續維持原有職權?如能,但現實中又難以達到法定人數又該如何解決?債務人自行管理模式在發揮債務人經營優勢的同時,公司治理結構的變化成為重整實踐中的特殊問題。

【主要成果】

一、實現了繼續營業即“破產不停產”

SOE進入破產程序時尚有數條船舶正在建造中。根據SOE與客戶達成的協議或共識,客戶同意提供在建產品持續生產所需的資金,如此SOE將獲得寶貴的現金,用于支付員工、外協勞務工工資,妥善安置員工工作,可極大地緩解SOE的維穩壓力。而如果停產,大批原材料、在制品將廢置,價值將大幅縮水;即使停產一段時間,不僅會增加客戶棄船、流失的風險,而且需要承擔船價減值的損失。所以停產時間越長對債權人利益的損害越大。

因此,保持SOE的持續經營,既能減少因違約等帶來的巨大損失,亦能繼續維持公司資質、人才儲備,從而為后續可能的重整提供基礎。根據《企業破產法》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五)項、第二十六條的規定,在第一次債權人會議召開之前,管理人決定繼續或者停止債務人的營業或者有該法第六十九條規定行為之一的,應當經人民法院許可。法院在SOE管理人采用“繼續營業”制度提交繼續營業申請時,第一時間予以了批復,確保了“破產不停產”。

二、維持了原有主營業務

SOE主營業務是海工船舶制造行業中的海工吊車、海工模塊、液貨系統等高端裝備制造,附加值較高,對于地方實體經濟發展和產業結構提升具有積極影響。SOE也因此被列入高新技術企業行列。如果不能保持原有主營業務,公司作為非上市公司,重整價值將大打折扣。SOE進入破產程序后,通過繼續營業維持了原有主營業務,也保障了地方實體經濟發展。此后,在重整投資人招募過程中,管理人也要求重整投資人承諾在未來三年內不改變主營業務。

三、妥善解決管理人與債務人職責劃分問題

在重整期間,經SOE公司申請,法院批準其可以在管理人的監督下自行管理財產和營業事務。根據《企業破產法》第七十三條第二款規定:債務人自行管理財產和營業事務的,管理人的職責由債務人行使。本條規定并未明確債務人自行管理下管理人的職責范圍,這導致司法實踐中管理人與債務人就其應各自履行的職責范圍形成爭議。有人認為,在債務人自行管理財產和營業事務的模式下,一切管理人職責,包括審核債權、確認取回權、抵銷權等均應由債務人行使。也有人認為,重整程序是司法程序,諸如債權申報、審核、財產調查處置等需要由中立第三方負責,管理人在法院監督下負責具有合理性。

對于實踐中出現的管理人與債務人職責劃分,特別是在債務人自行管理方式下,如何有效解決管理人與債務人的職責劃分將關系到重整案件中各項工作能否有效開展。針對該問題,法院以《企業破產法》為基準,以保障重整案件有效推進為方式,以公平公正保障各方權益為根本,對重整案件中涉及的各項工作進行分析解構,理清管理人、債務人的職責。在批準債務人自行管理財產和營業事務的同時,法院一并下發了《關于管理人與債務人職責劃分的通知》,明確劃分管理人、債務人的職責,其中,管理人主要負責財產調查、債權審核、代表債務人參加訴訟仲裁等,債務人主要負責財產管理和制作重整計劃草案。這一職責劃分既保障了重整各項工作的公信力,又調動了債務人的積極性,充分發揮其熟悉公司經營管理的價值。

四、保障了近千名職工的就業

SOE有近千名有勞動關系的職工。SOE原本已于201661日停產。進入破產程序后,SOE實現了破產不停產,繼續營業,保住了生產項目,進而保留了近千名職工的就業。

直至部分項目順利交付,為減少開支、保護全體債權人利益,SOE才被迫解聘一小部分職工,但SOE也承諾未來生產擴大后,將優先錄用原先在崗職工。管理人依法、有序開展職工解聘工作,最終無一名被解聘職工提出異議。

五、保住了工信部“白名單”資格

SOE屬于工信部第一批公布的符合《船舶行業規范條件》企業名單的企業,業內俗稱“白名單”。在白名單內的企業,其在融資、政府支持方面將獲得更優待遇。SOE進入破產程序后,恰逢工信部重新審核船舶行業白名單。SOE雖進入破產程序,但因其一直處于生產而非停產狀態,免于被直接取消“白名單”資格。

六、解決了繼續生產經營的融資問題

SOE某項目在進入破產程序時遭遇了資金短缺和原合作方破產而退出合作的狀況,該項目進度已經過半,且我們分析繼續建造能夠更好降低債權人的損失。在此情況下,我們充分運用共益債務制度,進行新的融資。最終,江蘇省內有名的船舶代理企業新加入合同,提供資金幫助續建完成。該項目順利出口,為債權人減損超過人民幣5,000萬元。

【案件評析】

SOE案受理伊始即受到最高人民法院的高度關注,并將該案作為全國企業破產重整案件信息網焦點追蹤重大案件之一。代理律師進場開展工作后,論證SOE重整可行性,提出“先清算、后重整”的思路,在基本完成債權審查、資產審計評估等基礎工作后轉入重整程序,為SOE保留了生存機會。為保有SOE經營價值,在SOE破產程序期間依靠《企業破產法》的繼續營業制度和繼續履行合同制度,幫助企業實現“破產不停產”,協助SOE成功完成在手訂單,提高了債權人受償率。與此同時,在船舶行業總體下行的大環境下,提出公開引入戰略投資者參與重整,最終通過三次公開招募成功引入某大型公司參與重整,實現了戰略投資者和SOE雙方產業協同,保留了SOE經營價值。此舉不僅為SOE引入資金,也為啟東市政府成功招商引資。代理律師設計的重整計劃草案,在確保優先債權全額清償的基礎上,還協調戰略投資者額外提供資金,對全體債權人債權金額30萬元以下部分全額清償,提高普通債權人的清償率。最終,多達93%以上的債權人投票支持重整計劃草案。

該案涉及債務申報規模超90億元,最終確認債務規模逾50億元,規模巨大且法律關系復雜,債權種類多樣,我們憑借扎實的專業能力和豐富的經驗將該案中的難題一一化解,妥善處理了職工、供應商不穩定風險,成功引入重整投資人。通過協助SOE持續經營,大幅提高債權人受償率,實現了各方利益最大化,為重整成功奠定了堅實的基礎,最終得到了包括債務人、全體債權人、啟東市政府、啟東法院、戰略投資人在內的各方一致好評,再次顯示了代理律師全方位、多角度、高效率協同解決問題的能力與素養。

【結語與建議】

        SOE案的審理過程中,由于采取了“先破產清算、后重整”的程序策略,也同時保證了“破產不停產”的經營策略,使得 SOE 的多艘在建船舶完成建造并交付船東,使得破產重整程序中對普通債權的清償比例比破產清算狀態下的普通債權清償比例提高了很多,建議在其他船舶建造企業的重整案件中,盡量能夠保證生產經營的持續,盡量保障在建船舶的整體建造完成。



[版權聲明] 滬ICP備17030485號-1 

滬公網安備 31010402007129號

技術服務:上海同道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電話:400-052-9602

上海市律師協會版權所有 ?2000-2017


马琳乒乓球比赛视频